香港新聞網正文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中通論壇)何亞非:中國將保持定力 不陷入美國“新冷戰”無底陷阱

时间:2020年08月01日 18:02  稿件来源:香港中通社


  香港中通社8月1日電(記者 宗荷)中美角力白熱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繼7月23日提出組建一個國際對抗中國的新民主聯盟後,7月30日,又在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作證時,將中國形容為“我們這個時代的主要威脅”,並稱美國針對中國的外交努力已經奏效,“我們積極的外交行動推動了國際社會對中共威脅的覺醒。潮流正在轉向。”

  蓬佩奧的講話被普遍視為對華的“新冷戰宣言”,中國應如何應對美國的“宣戰”,如何面對美國掀起的這一波反華潮流?香港中國通訊社就此問題專訪了原外交部副部長、原國僑辦副主任、人大全球治理中心主任何亞非:

  中通社:自2017年特朗普政府確定中國為美國“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以來,美中摩擦加劇,對話停擺,關系跌宕起伏,美逐步對中國展開政治孤立、經濟科技“脫鉤”、軍事威脅、中斷人文交流,如今更是提高到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之爭,同時著手改變國際秩序和“全球遊戲規則”,試圖逼迫中國與美國進行“新冷戰”,中美關系現在是否已經進入最危險境地?

  何亞非:顯然,目前形勢不容樂觀,不少人稱之為中美關系的“至暗時刻”,令人深感擔憂。“修昔底德陷阱”是埃利森教授根據歷史案例用來形容美中作為守成大國和新興大國的對抗模式,但是如今美國試圖挑起“新冷戰”不僅有大國對抗的意思,還給人以“文明衝突”的感覺。美國慣於把其戰略競爭對手冠以“邪惡”之名,以占領大國博弈的道義制高點。今後,中美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之爭必將如影隨形,伴隨兩國關系的方方面面。

  隨著兩國關系日益緊張,加上美國大選年的特殊情況,突發事件隨時還會發生,我們要做好兩國關系進一步惡化的準備,但是依然要積極努力,力爭取得相對有利的結果。

  中通社:在如此惡略的國際環境下,中國將如何爭取相對有利的結果?

  何亞非:中國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英文諺語說,需要兩人才能跳探戈。不管美國如何一意孤行,今天這一出明天那一出,中國都要保持戰略定力和戰略自信,不能“隨美國之風起舞”,陷入“新冷戰”的無底陷阱。中國必須從三個方面與美國進行博弈,首先,堅決反對冷戰,維護世界和平;其次,堅決反對中美經濟和科技“脫鉤”; 第三,堅決反對以意識形態劃線建立相互對立、隔絕的政治經濟陣營。

  中通社:關於反對冷戰,維護世界和平。美國兩黨和軍工復合體利益集團鎖定中國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不惜以各種手段遏制中國的局面,短期內不會改變,且在美國有一定社會基礎,中美戰略競爭包括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之爭將成為新時期中美關系的“新常態”或者“新非常態”。此外,美國利用南海、台海、朝鮮半島以及中國與部分周邊國家的主權領土爭端給中國制造麻煩乃至引發軍事衝突。美國咄咄逼人至此,中國何以相處?

  何亞非:首先,我們要看到如今的中國不是前蘇聯,中國共產黨更不是前蘇聯共產黨,這幾十年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民取得的巨大成就給中國和世界各國尤其是美國人民帶來了許多實實在在的好處。

  其次,如今的美國也不是幾十年前的美國,自身並非鐵板一塊。美國各州、企業和老百姓對中國的看法可能有些改變,但是希望中美合作做大經濟“蛋糕”、避免冷戰損害雙方根本利益的依然是多數。美國政治有“華盛頓圈”(Washington Beltway)一詞來形容美國聯邦政府的各種做法和政策,而各州未必完全認同,特別是一些極端的做法。這在特朗普對待移民和留學生的做法上已經充分體現。不少美國知名人士認為,蓬佩奧的講話更多是為特朗普競選服務,也歪曲了尼克松總統當年打開美中合作大門的本意。

  三是當今世界更不是美蘇冷戰前和冷戰期間的世界,全球力量平衡變化和全球化發展已經改變了世界格局,世界已經不是“美國的世界“,而美國和其他國家一樣是“世界的美國”。以美國歐洲盟友為例。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甚至英國都希望與中國合作促進經濟發展、抗擊疫情,不願也不會隨著美國的指揮棒轉,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講話頗能說明問題。最近美國提出從德國撤離部分美軍的計劃,明裏說是海外美軍的部署調整,其實與美國與北約盟友的防務負擔分配有關。可以看出,要復制針對中國像美國“冷戰”期間那樣的西方反共陣營如今很難做到,很少有國家願意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再次看到世界陷入新的冷戰,因為那只會讓世界遭受難以承受的混亂和痛苦。

  因此,中國將繼續堅定不移的走改革開放、和平發展的道路。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冷戰,不會懼怕所謂冷戰的威脅,願積極推動對話和談判,以維護中美關系的大局和二戰以來長達70多年的世界和平,因為中國清楚冷戰是逆歷史潮流而動,不符合中美兩國以及國際社會的長遠利益。

  中通社:當下,“脫鉤”一詞頻繁出現在特朗普政府關於中美關系的描述中。特朗普6月18日在推特上帖文說:“美國在各種情況下當然還擁有一個政策選項,那就是與中國徹底脫鉤。”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6月23日也聲稱,如果美國企業不能在中國經濟中公平競爭,中美經濟將會“脫鉤”。美國高層各種脫鉤言論,看似已經啟動和正在加速推進美中“脫鉤”進程,在此前提下,中國如何堅決反對中美經濟和科技“脫鉤”?

  何亞非: 美國政府推進美中經濟科技“脫鉤”很大程度出於地緣政治考慮,想藉此削弱中國的經濟發展勢頭,以維護美國科技獨大的地位,在美中戰略競爭中勝出。其實這樣做對美國企業和老百姓並無好處,屬於“殺敵一千、自傷八百”。以美國芯片企業為例,其主要下遊市場在中國,如果真的實行科技“脫鉤”,雖然中國會遇到很大困難,但是美國芯片業也會遭受巨大打擊,失去中國不斷擴大的市場。美國企業界和華爾街未必贊同政府這麽做。美國政府想在國內形成推進中美脫鉤的共識並使之成為現實絕非易事。部分科技“脫鉤”可能難以避免,但是兩國經濟全面“脫鉤”幾無可能,除非兩國爆發熱戰。

  不過,中國也需要做好部分“脫鉤”的準備,這是兩國關系發展的現實,也是經濟全球化2.0版和全球供應鏈變化的現實。然而,全球化大趨勢不會逆轉,人心思和、人民希望生活美好的願望不會改變。在中國如此,在美國也是如此。在美國大選年政治喧鬧沈寂之後,經濟發展、健康生活依然是人民的首要選擇。

  目前,新冠疫情流行給各國帶來巨大損失,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生產方式,打破了全球供應鏈,世界經濟陷入自上世紀三十年代以來最嚴重的衰退。疫情帶來的經濟困境使許多國家進退兩難,無法找到抗擊疫情和恢復經濟的平衡點。

  在這樣的國際背景下,中國反對中美經濟和科技“脫鉤”,需要做的就是積極推進國際經濟合作、修復全球治理體系,堅持全球化大方向,維護和調整全球、地區供應鏈和生產鏈,爭取世界經濟早日復蘇。

  中國還將堅持中美和國際經濟合作,反對各種形式的保護主義。歷史不會直線前進,但是無論在雙邊還是多邊、地區還是全球層面,經濟、政治、文化、科技合作的確是維護世界和平、促進經濟增長的唯一選擇,沒有任何別的選項,除非各國願意時光倒流,重回全球化前的經濟相互割裂、冷戰時期相互對立的落後封閉狀態。

  中通社: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個月間多次發表 “討共檄文”,並鼓動“自由世界”連手對抗“共產黨中國”,嚴重挑動意識形態衝突,惡化中美政治關系,中國如何避免進入這一“陷阱”?

  何亞非:中國堅決反對以意識形態劃線建立相互對立、隔絕的政治經濟陣營,中國希望與世界各國愛好和平的國家一起,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減少和消除頑固不化的意識形態偏見,努力建設各國合作應對全球挑戰、美美與共的人類利益和命運共同體。

  兩次世界大戰特別是冷戰的慘痛教訓需要深刻牢記。二戰後建立的新國際秩序誕生了以聯合國體系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包括全球治理體系。伴隨著全球化的全面深入發展,這一國際秩序給各國帶來了70多年的世界持久和平和經濟繁榮。

  可是,冷戰結束以來,美國自以為國際政治制度競爭已經結束,著名美國學者福山稱之為“歷史的終結”,認為美國的自由民主制度“全面勝利”,已經後無來者。而隨後出現的“美國單極世界”(Moment Of Singularity)更使得美國對自身和世界局勢發展產生了誤判。期間,中國作為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與美截然不同的新興社會主義、發展中大國,在現有國際體系包括全球治理體系內的發展壯大對美國衝擊很大,美國的戰略焦慮日益增長,打壓新興大國的衝動再次來襲且十分強烈。

  很可惜,美國對世界力量平衡變化帶來的中美巨大合作機遇置之不理,以“一山不容二虎”的偏執先是鎖定中國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再爾把美中競爭提升至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之爭,為自己樹立了“完美的敵人”。這裏還有一個歷史背景,那就是美國進入21世紀以來,更加執意以西方意識形態和西方文明劃線,繼續推崇“美國例外論”,以“美國第一”至上制定對外政策,在全球範圍獲取最大限度的利益,並推行美式“民主自由”政治制度及其機制安排,無論是通過顏色革命還是軍事幹預都在所不惜。

  中國非常清楚以意識形態劃線來構建國際格局的嚴重危害性,長達幾十年的美蘇冷戰就是十分慘痛的教訓。世界文明的多元化、各國政治制度的多元化、發展模式的多元化不僅是全球化時代的重要特征,更是各國建設利益和命運共同體的基礎。

  美國部分高官最近宣稱要推動建立針對中國的“民主國家同盟”有一定的蠱惑性,其要害是把中國描繪成“非民主、非西方文明”的“非我族類”。但是,這恰恰說明美國以意識形態劃線的政治極端性和“認同政治”的做法禍害無窮,是對真正民主和國際關系民主化的反動。中國對此有清醒的認識,對建國初期兩大陣營對立造成的危害深受其害,絕不會認同走回頭路,繼續以意識形態劃線來割裂世界。世界各國都要從冷戰中汲取教訓,認識到意識形態之爭包括“認同政治”將重新撕裂各國的嚴重危害性,從而敢於發出反對冷戰的聲音,以制約美國和西方國家一些人的偏執之見。

  正如哲人所說,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未來世界向何處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美兩國的對外戰略,也取決於其他各國的對外戰略。還是那句話,合作是唯一選擇,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冷戰絕對不是選項。對其他國家來說,也是如此,和平與發展依然是時代的主題。《聯合國憲章》開篇呼籲各國人民通力合作、防止戰爭浩劫再次發生,應該成為各國對外戰略的核心宗旨,時刻銘記在心。

【編輯:刘楠楠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